第六卷

您的位置: 主页 > 百科全书 > 第六卷 >


《国际可持续发展百科全书(第5卷):生态系统管理和可持续发展》由一百多位世界著名的学者和管理专家撰写,内容涉及生态系统管理和可持续发展的方方面面,除了像“生物多样性”、“承载能力”、“生态恢复”、“群落生态学”、“废物管理”、“景观设计”等常规议题外,还有很多令人受益匪浅的非常新颖的议题,如“道路生态学”、“家居生态学”、“光污染和生物系统”、“雨水吸收植物园”等等。
《国际可持续发展百科全书(第5卷):生态系统管理和可持续发展》还为促进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保存和恢复提供了大量的流程和工具,是人们认识生态、保护环境、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重要工具书。

前言/序言

从最宽泛的生态学角度来说,面向可持续性的生态系统管理就是一种理念,这种理念表达了一种简单的最终结果:把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从一代人完整地传给下一代人。正如我们今天所知道的那样,这种追求可持续性生态系统的基本内容,就是保持生物的多样性。从生态学上说,对自然的生态系统及其组成物种的保持工作基于理论和实验的研究,这些研究用于评估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包括对变化的抵制以及恢复和复原,这两者都是可持续性重要的组成部分。正如本卷百科全书中很多文章所展示的那样,一种看起来并不重要的物种的消失(或清除)会对生态系统带来破坏性的影响,会使全球很多不同地域的整个生物种群和群落发生毁灭。在21世纪,科学家现在已经识别和测得人类对我们生态系统(生物圈)进行侵扰的无数证据。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已经引发了全球温度的上升,其上升的速度在地质年代周期中是无与伦比的。而且,地球的地貌在将来发生的大规模变化会对人类产生毁灭性影响,这是令人恐惧的情景。海平面上升和极端偶发事件是人们预测到的对未来的两大影响(IPCC2007)。然而,在这个充满凶险的将来,人们对生态系统特性和服务将展现的具体变化却知之甚少。保持物种多样性
如何保持物种多样性(其中的一个分支涉及物种在自然和人类两种侵扰之后的恢复,这种侵扰有微弱的,也有灾变性的)是生态系统可持续的基础(这些生态系统特性是今天非常活跃的研究领域,很多内容都作为单独的条目列在本卷之中)。然而,就是这个对可持续性的简单定义也需要澄清,因为在足够长的周期内,几乎每种自然资源(包括生物物种)都可以认为是可再生的或可替代的。根据化石记录资料,今天的生态系统通过新物种的进化,已经躲过了主要的大规模灭绝。实际上,这个地球上原来存在的所有物种当中,有超过90%的物种现在已经灭绝。如果我们考虑今天在基因克隆和增强上取得的技术进步,从某种意义上说,一种生物物种似乎不可逆转的灭绝也许变得可以逆转了。而且,在世界上的某些社团里,有人认为与我们生物圈的可持续性有关的问题最终会由至高无上的神明的行动或还不被认知的技术进步来解决。在这样的前提下,环境问题(如全球变化或物种高灭绝率)对个人来说似乎并不非常迫切,特别是当沉重的经济问题需要他们即时关注的时候。
如果个人、团体或机构不再灭绝生物圈中不可再生的资源(包括生物物种),或者如果我们的管理实践不是建立在未来不可预见的负面事件上,一种可持续性状态(这里还是根据其定义)就实现了。然而,可持续性在社会的其他领域可以得到完全不同的解释。例如,对一个具体的社会来说,当考虑了保持一种可接受的生活标准这种情景的时候,可持续经济或商业开发就会采取新的运作方式。只消耗可再生资源,而且消耗的速度不会减少可再生资源当前的供应,是这一问题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然而,由于人类实际生活中通常使用的很多资源是根本不能持续的,这给全球大部分社会群体带来巨大的挑战,尤其是那些特别依赖从环境中过量攫取资源的社会群体。不幸的是,今天最有能力获取自然资源的社会群体同样也是拥有最高生活标准和使用最多资源的社会群体。可持续性的各个成分(如生物多样性)如何在全球范围(包括所有社会群体而不管其生活标准)得以实现?今天这个全球社会都面临的问题只能通过协调一致的努力才能获得解答,这种努力应当采取一种多学科综合的方式,它几乎涉及所有研究领域,包括“硬”科学、人文科学、商业和法律。在这个网络内,需要找出研究方法和与之相关的具体的测量方法,然后加以标准化来作为可持续性量化程度最准确的衡量指标。其中的例子可以包括污染、消耗、最终耗尽自然资源和过量生产的隐藏成本、对美景的不良改变、对保健费用的影响,等等。因此,任何用于量化可持续性成就的定量指标都必须包含一系列的变量,这些变量都交织在具有反馈和前馈相互作用的复杂网络中(参见第6卷:《可持续性发展的度量、指标和研究方法》)。实际上,这些相互作用可能是最难理解的。所有这些多学科研究领域都必须参与进来,以便为将来的生态系统提供有效的管理,避免对我们自身这个物种产生潜在的严重后果。
实际上,在当前存在全球变化问题(如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增高和气候变暖)的情况下,地球上没有哪个生存环境没有受到人类的侵扰。也就是说,纯粹的自然生态系统(即最纯粹意义上的原生区域)已经并不存在了。很多所谓的官方原野地实际上都是立法行为,都是建造或复原的生存环境,在其中进行限制物种或恢复物种的行动必须经过政府法令的认可。我们现在必须理解和管理已经受到影响的生态系统,这些生态系统以前是用相对简单的保护方法进行管理的。这并不是说已经进行的、为解决人类影响而对关键区域进行的保护将变得不太重要。举例来说,用于可持续发展的新的管理战略现在应该包含降低引发全球变暖的大气二氧化碳含量和温室气体排放这样的观念。鼓励用作生物燃料或大气中二氧化碳吸收器的种植开发活动,就是有益于全球社会的生态系统管理技术的两个例子。